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> 长城 >

万里长城永不倒小李飞刀……背后的故事

发布日期:2019-01-06 12:04来源:未知

  有些朋友见我写的词,题材有些特别的,就猜想是我夫子自道之作。《傲骨》的词,有我影子,但并不全写自己;而是努力想写,今日年轻一代,在许多无形压力下,普遍的心声。换言之,仅是捕捉潮流的作品。

  《大地恩情》这首词,于我而言,是一字一泪。虽然是为一部同名长篇电视剧的主题曲而写,但骨子里是写我二十多年里的怨叹。词里每一段每一句,源于肺腑,是内心怨愤忽然裂个缺口,让它爆射而出。

  数十年前我以稚子无知之年,被安排离开我出生的家乡。当年当日,早上我乘搭小艇,转上大船,来到香港。江边送别的,是我妈妈。毕竟我当时年纪太小,还不知是离乡别井,所以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讲过。这是我从不原谅自己的事情,是以耿于心怀至去年圣诞节。离乡以来,一直没有忘记乡间的一树一木、一砖一瓦。别后紧紧记住,与我母亲几年相处的每个片段小节。让这仅有的与生母一起共度的时光,永存我心。所以写这首词的时候,我哽咽难止,激动至落泪。在泪水之中,在许多童年往事叠印脑际的时候,我写出心里每一句想讲未讲的话。

  笔下这块“大地”,是我家乡潮连。潮连是一个大江之中的孤岛,四面潮水相连。因此“大地倚在河畔”一句,是我刻意要写的。词里的“恩情”,是母爱。

  “别我乡里时,眼泪一串湿衣衫”,是我由于当日没有哭过,甚至没讲过再见,而对自己责骂嘲笑。正因别离,别后二十多年不相见,于是有“抑愤郁心间”,是我对时代的无声控诉和不满。接着是“若有轻舟强渡,有朝必定再返”,讲处境为难、有心无力。“轻舟”句指我回乡必须渡江,“强”是指潜意识里想做,于是誓愿“必定再返”,但是知道归期难卜,只盼“有朝”,不知何年。

  词写到这里,我掷笔,已写不下去。一句“必定再返”,是我此生唯一憾事,是二十多年心愿,因此那个晚上,辗转低回,悲恸之情难以形容。直至情绪平复,便把适才感怀,再填“水涨,水退,难免起落数番”。笔锋直骂这个时代,意图为我抛下母亲的自责自咎开脱。想说:“无可奈何呀,不是么?”也隐然希望家中老人能够明白:这不尽是我的错。

  “梦里依稀满地青翠”是对我童年故乡风物的忆述。二十多年后的圣诞节我终于回乡,还能说流畅的乡音,可见我记住了多少乡情。

  夜阑人静,歌声飘过来,正是这首《大地恩情》。歌者一唱一顿,我相信他在哭;从歌声起处,知道这人定必睡在山沟的无水小坑内,是一个落难漂泊的异乡人。那个晚上,我惊异而动容,直感凄凉扑面。

  于是,以后凡有人问我:“哪首词你最喜欢?”我必说是这首:我的“时代”曲。而曲,是黎小田的佳作。

  该剧由徐小明监制,他把剧情略告我知:霍元甲于晚清民国初期,生长在武侠世家,所以精于武术。当时的中国政府腐败,国势衰弱,列强纷纷侵入,中国人民经常被外国人欺辱。霍元甲就以霍家拳打倒那些侵略者,为中国人争一口气,所以被视为民族英雄。

  写词时,我都不知从何角度下笔。硬桥硬马的剧情,要有唤醒中国人爱国、抵拒外侮的感情,歌词难免口号式。于是引用了“昏睡百年,国人渐已醒”作为歌词的开头。

  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五年八月,日本侵入香港。香港当时由英国占领,战败沦陷,日本军横行霸道,那三年八个月香港人过着悲惨的生活。

  那一天,我的岳母娘亲眼见着四个日本兵,枪杀了她的儿子和女儿,儿子只有十来岁,女儿只是三岁。她悲痛狂哭,日本兵索性把她送往难民营。在营内,见到日本人的恶行,她既悲痛又痛恨。

  《大侠霍元甲》播映,大受观众欢迎,收视率甚高。电视台决定筹拍《陈真》、《霍东阁》两套剧集延续霍元甲之高潮。

  陈真是霍元甲的大弟子。霍元甲被日本人以鸦片毒害死,陈真带着霍的幼儿,逃离上海到别处,继承师父遗愿重振精武馆,发扬爱国精神。

  《陈真》和《霍东阁》都是由我写主题曲,有了“霍元甲”之始,跟着的两首词,着墨点就在霍东阁。陈真负起教导和养育的责任,我用了教导的内容,因此歌词开头就写了“孩子,这是你的家,庭院高雅,古朴益显出风貌,大号是中华”。

  后来就用了“大号是中华”作为《陈真》剧集主题曲的名称。《霍东阁》就用了“好小子”作为主题曲的名称。

  八一年播出《大侠霍元甲》,八二年播出《陈真》,八三年是《霍东阁》。这三部都获得国家批准入口全国播映。

  这三套剧在内地播放,十分轰动。好几个省市都欲邀请剧中演员到当地,跟观众见面。由于黄元申拍完“霍元甲”后,就退出娱乐圈,内地批文难以搞成,无人带领难以起行。

  八五年内地单位邀请徐小明赴北京工人体育馆开演唱会。这体育馆可容纳两万多观众,徐小明答应开三场,以“家国情怀”为主题演出。

  徐小明是第一个到内地演出的香港演员,事事都认真,他请了奥金宝菲律宾大乐队一齐赴京,舞台、灯光、音响由卢太太的制作公司负责。

  孩子,这是你的家,红砖碧瓦,祖先鲜血于砖瓦上,汗滴用作栽花。枯了树干再生花,肩过重担再上吧!

  有些朋友见我写的词,题材有些特别的,就猜想是我夫子自道之作。也许是我写过一批歌词,不断反映了自己的内心世界,所以有论者说,卢国沾以他的歌词写自传。

  林燕妮见了《傲骨》这首词,就曾说:“一眼瞧得出来,是写自己。”她曾与我共事,识我个性,故有此言。不料,这次猜错了。我写《傲骨》时,刚因在报上专栏里,强调个人有些脾气,行家称我为“傲佬沾”的时候,忽然接到这首歌,火乘风势,不假思索便落笔。为了当时,宣传自己傲气之余,居然有些顾盼自豪;不管是真是假,也信了自己确有傲骨。

  《傲骨》的词,有我影子,但并不全写自己;而是努力想写,今日年轻一代,在许多无形压力下,普遍的心声。换言之,仅是捕捉潮流的作品。

  这首歌及词,无疑引起广泛的注意,这当然是由于歌者及作曲人,是今日红了四分之三边天的谭咏麟,才有这种被人注意的成绩。

  不过说到我自己的看法,这首词显然不是最称心满意的一类。唯一能说满意的,是这首词确实反映了我处事的作风,而某个阶段里,约在二十二岁时,自己也有《傲骨》里的誓言。

  词人黎彼得曾对我说:“这首词好像欠缺了一些东西。”是他认为美中不足之处,但是讲不出个所以然。他拿《天蚕变》跟《傲骨》比较,说喜欢前者。

  我把他的问题想了一遍,也不可解答。也许《天蚕变》励人向上,《傲骨》却在发誓里悲鸣;前者风格爽朗,后者则沉郁。但是这首词于我另有一些意义,那是我仍能以较新的角度写“励志”歌。

  因为这类作品我写了许多许多,每次再写同类歌词,都有些惶惑,不知如何下笔。也许只有执笔的人,才能领略这种“好险!终于完成了”的感受。

  在谭咏麟的演唱会上,听他唱了这首歌,心里忽有些激荡。尤其过门音乐时,他哼的一段没有歌词的叫声,在唱片里原是由一位外国女歌星哼出来的,可惜唱片出版时,女声没有了。据唱片监制关兄说,被迫如此,因为那个外国女人跟她的唱片公司有合约,那唱片公司不准她的声音在谭咏麟的唱片出现,只好临时抽掉。没有了那几声长长的呐喊,才真的是美中不足。

  虽然这曲这词,也曾在电视剧播映期间,以剧集插曲的姿态出现,用的也是主题曲的旋律,但是没多少人知道,这词其实是主题曲的词的草稿。

  但是更奇怪的,是当日及事后,都有朋友在我面前讲,说他喜欢这首词,认为我写得比主题曲那首,更好更胜。

  我听了这些讲法,只能做些难堪的反应:“哦哦哦,是么?”因为这分明是首不成熟的词,有许多地方令我脸上红了又红,心里惭愧。有些人分明是冒充他别具慧眼,但是我又不能驳斥,想到或许他们真是欣赏的,可惜他们的观点,跟我的要求有别,是故我只能苦笑,而从不能接受这些夸奖。

  回头说主题曲《小李飞刀》。这歌词,数十年来,一直都有人向我提起,表示赞赏,我也欣然接受。也曾有人说:这歌大概已走遍天涯海角,而且到处受到懂中文的人注意。实情是否如此,我不大清楚,不过这以后,无论我身在何处,人家都提起这歌,可见它确实有一定的魅力。香港有间唱片公司,也曾向它的外国母公司提议,找外国歌星克里夫.理查德重新灌录《小李飞刀》,大不了改改歌词。这事有没有下文,我不甚了了;但动议这事的人曾向我透露,我只有笑笑,并把此事告知作曲的顾家辉。

  不容置疑,“卢国沾”这三个字受到注意,确事因这首歌而开始,也因此令我吃了好几年《小李飞刀》的“遗产”,享受至今。

  有个晚上,我在辉哥家中,两个人坐在地毡上,谈及这歌,互相审问:认为曲好么?词好么?答案是两个人都摇头,知道自己并没倾尽全力炮制。但是所得的成绩惊人,无以名之,只能称为龙卷风。

  扪心自问,这词也有许多瑕疵,是技巧不成熟所致。但是人家赞好,我至今不能信服,也不明白好在哪里,况且我一旦记起前述那首《刀光泪影》,心里都不免有些难过。草稿都出版,我很难受,故此,想起《小李飞刀》,我立刻想起《刀光泪影》,为此不快乐。

万里长城永不倒小李飞刀……背后的故事

  《歌词的背后》在香港著名词人卢国沾在内地出版的首部文字作品,涵括卢氏从1980年代至2014年间陆续写就的创作随笔,谈及歌词多达一百首,其中即有《小李飞刀》《七星彩排列五正版长条》《大地恩情》等脍炙人口的佳作。卢氏于书中坦陈创作细节,剖白彼时所思所想,追忆歌曲传唱过程中的种种故事,与读者分享填词生涯的辛酸与喜悦,下笔有情,文字鲜活畅达。读者可于歌词背后,窥见香港歌坛的黄金时代,华语乐坛近半个世纪的风流云聚皆在其中。

万里长城永不倒小李飞刀……背后的故事

  卢国沾香港著名词人,被誉为“词坛圣手”,传唱歌词迄今累计三千余首,获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颁发的“终身成就大奖”、香港乐坛最高荣誉金针奖。卢氏自1976年首度发表词作,已历四十春秋,其作词歌曲经谭咏麟、郑少秋、徐小明、张明敏、甄妮、梅艳芳、温兆伦、张学友、罗嘉良、徐小凤、张德兰等传唱,风行全球。凡有华人处,无人不唱卢词。其著名词作有《小李飞刀》《七星彩排列五正版长条》《大地恩情》《天蚕变》《傲骨》《情若无花不结果》《愿君心记取》《天龙诀》等。卢氏词作,有时竣切高耸,如危崖横空,传达对个人及家国命运的关切和追求;有时如密友晤谈,感时伤世,倾诉际遇,直叩心扉,故在香港词坛有“傲骨”之誉。

长城